\(//∇//)\

【双黄】债


#失踪人口的文力复健


#报社向的卧底AU


#祝食用愉快(?)


当牢房的门被一只熟悉的手推开,黄磊不必抬头就已经知道,那是小渤来了。


可即使事到如今,他对小渤依然没法恨起来。


谁也没法想象,混迹黑道多年的神算子,最后会栽在一个“情”字上头。


小渤穿着警察的衬衫,看起来还算合适,黄磊眯着自己的一双大眼睛去瞅他胸上挂着的名牌,松了口气——好在他告诉自己的名字还是真的。


“小渤,可以啊,这潜伏牺牲不小啊,卧底都卧到床上了。”


他的声音已经有些沙哑,大概是许久没有喝水进食的缘故。语气却依然带着些故作镇定的调侃。


黄渤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黄磊的时候,西装革履的黄磊坐在红雷旁边,一脸欣赏的看着刚刚从警局那里截了重要情报的自己,似乎完全没怀疑这是个局。


从准备潜伏的时候,同事就告诉他,那伙人里最难对付的不是霸道的孙红雷,不是精明的罗志祥,不是谨慎的王迅,更不是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张艺兴,而是那只名叫黄磊的老狐狸。


也不知道是自己的演技真的堪比影帝还是黄磊还想继续观察,自己就这样轻易进入了团伙中,甚至待在了黄磊身边。


他想黄磊大概是真的挺喜欢自己的,没事的时候就跟他一起吃,一起喝,一起玩,最后甚至还睡到了一张床上。


他想过劝黄磊跟自己一道,兴许还能将功补过。他不是不想救黄磊,但黄磊犯的那些事情实在不是什么几句坦白从宽就能挽回的。


更何况,他看着黄磊对自己兄弟的时候,眼睛里闪着赤诚的光亮,他就知道,即便无罪的条件搁在黄磊面前,他也决不会吐露一丝一毫的。


这是黄磊所秉持的正义,却和黄渤的正义背道而驰。


无止无休的思绪被黄磊的话语打断:“记着当时你怎么跟我说的么?”


他听出黄磊话里的哽咽,在黄磊身边好几年,他从没见过这只看起来刀枪不入的老狐狸难过的样子。


“我不记着了。”


其实他当然记得,那个时候,全身赤裸的他枕着黄磊软和和的肚子,跟他嬉皮笑脸却信誓旦旦的说:


“要是我骗你,我就一生不顺,行了吧。”


语毕黄渤伸出两只小细胳膊,环住黄磊的脖子,把自己的嘴唇贴在黄磊的面颊上。


鬼才知道,那个时候他有多紧张,以至于不得不把自己的表情隐藏起来,不被黄磊看见。


可他想,那么多朝夕相处的瞬间,怎么可能没有一丝破绽,敏感纤细如神算子黄磊,怎么可能毫无察觉。


只不过是那些浮光掠影让人怀疑的瞬间,被情感的波浪给冲刷得一干二净。情深不寿,慧极必伤,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他想着,黄磊那个时候愿意相信自己,大概和现在自己来看他一样,不过是饮鸩止渴罢了。愿意用致命的毒药麻醉自己,以换得短暂虚幻的迷梦。


一阵莫名的恍惚后,他终于下定决心,从腰间掏出来一把枪,然后一步步向黄磊走过去,像是他们温存时那样,把头搁在黄磊的肩膀上,然后在他的心口上开了枪。


黄磊的身体的温度渐渐消失,黄渤抱着黄磊,一起瘫软在地上,嘴里却还在喃喃自语:


“你走了,我可不就一生不顺了吗。”


他低头笑着笑着,不知怎么,眼泪就从眼眶里头不听话的跑出来了。他盯着自己手里那把处死了黄磊的枪,看了一小会,就把它举起来,对着自己的太阳穴,按下扳机。


他冲黄磊脑袋上开一枪,是他欠自己胸前这颗警徽的。


他冲自己脑袋上开一枪,是他欠黄磊胸口那颗心的。


(end)


评论(6)
热度(39)

© 糯大姑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