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黄】误算(下)


#完结撒花(´ε` )♡

#满篇都是恋爱的酸臭味儿

#微量红兴以及伪师徒预警

#祝食用愉快

19

比起黄渤,艺兴似乎更喜欢黄磊,他喜欢叫黄渤“小渤哥”,却爱叫黄磊“师傅”。他说黄磊本来就是私塾里教自己读书识字的老师,

有的时候黄渤会觉得这称呼有点怪怪的,却也说不出来到底奇怪在哪里。直到有一天,黄磊鬼鬼祟祟的在小艺兴的耳边说了点什么,然后这孩子就蹦着走到他身边。

“小渤哥!”尽管张艺兴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甜,但一种不详的预感依然在黄渤心里蔓延开来。

“师傅说他是你师爷,就是师傅的师傅”艺兴说:“那是不是我算是你师叔啊。”

“那我叫你什么啊?师娘?”小艺兴眨巴着那双大眼睛,无辜的看着黄渤,童言无忌的样子让黄渤没法生气。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黄磊噗的笑出来,一脸看戏的样子。黄渤只好装模作样的拧了拧着孩子的耳朵,脸上却全然是不自觉的笑意。

“艺兴!”黄磊努力板着脸忍住笑意:“对你小渤哥尊重点。

黄渤点点头,等着黄磊继续教育孩子,耳边却悠悠响起他的下一句话:“至少叫师公啊。”

虽然脸上依然挂着嗔怒的情绪,但黄渤其实心里是有点期待的。

可他也害怕这只是黄磊的一个小玩笑。

20

有情饮水饱,再苦的日子有了人陪伴,似乎也变得没那么难熬了。

以前黄渤跟黄磊还会因为谁多吃一口饭而磨叽半天,然而现在给孩子补全营养已经成了俩人的共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营养供得及时,没过几年,张艺兴的个子就已经蹿得跟黄渤一样高了,到后来甚至比黄磊也高了不少。

一眨眼奶娃娃变成了英俊的小伙子,曾经天真的乖孩子也没那么安分守己了,有事没事就爱往城里跑,有的时候甚至混来点好东西回来。

有的时候是吃的,有的时候是几件衣服,有一次这孩子居然弄来了一箱子金条,这可把俩黄爸爸吓坏了——这孩子手不能提肩不能扛,也不比别人精明多少,也没有去偷去抢的心眼,怎么弄来这些东西的。

艺兴红着脸支支吾吾的回答:“卖,卖艺。”

一眼看穿黄渤痛心疾首的趴在孩子她爹的耳边说道:“孩子还是长大了啊,连说谎都学会了。”

黄磊却没说话,只是盯着被张艺兴挂在脖子上藏着的那块怀表,觉着怎么看怎么熟悉。

21

镇子里头来了个土豪,带着一车一车的粮食运进来,一半分给居民们,剩下一半全放在了黄磊的店铺里头。

黄渤看着那一车车不要钱粮食往自己家搬,有点慌,赶紧到里屋找到当家的黄磊,让他出来看看门口那个有钱又任性的疯子。

一出来不要紧,那土豪一见黄磊立马变成了一副狗皮膏药,紧紧抱住了他。

“磊磊!还记得我吗?我是红雷啊!”

看着黄磊被那个眼睛似乎还没自己大的男人抱得那么紧,黄渤实在忍不住,轻轻咳嗽了两声

“这是红雷,我以前留学的时候的同学。”

“这是小渤,我……我……我徒孙。”黄磊犹豫半天,选了这么个称呼给了他,后来大概觉得不妥,又偷偷趴在孙红雷耳朵边上说了几句。

也不知道黄磊跟说了点什么,孙红雷脸上的笑意愈发淫荡邪恶了起来,眯成一条缝的小眼睛用余光看着黄渤,偶尔还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直到几年后,黄渤才反应过来,那完全是一个婆婆认真审视自己儿媳妇的眼神。

22

不知道是不是傻人有傻福,孙红雷刚刚送来了粮食,天灾人祸也很快结束了,黄家小厨又一次红火开张。

一向抠门的隔壁酒庄的王老板都给送来了一坛子女儿红,当然了,黄磊知道这抠门家伙不是白来的,于是做了几道拿手菜,让他带回去。

日子过的一向清苦,这下子好容易苦尽甘来,自然要好好享受一下。

端上来菜斟满了酒,黄渤看了四周一圈,才意识到家里只有自己跟黄磊俩人。

“孩子呢?”黄渤夹了一筷子拍黄瓜问道。

“送到我红雷家了,你别担心,那孩子好着呢,吃的绝对比咱们好。”说着黄磊往小渤的碗里放了块鸡丁。

尽管还有些将信将疑,但看在黄磊办事一向还算靠谱的份儿上,黄渤也没再扫兴多问,开始专心喝酒吃菜。

那坛子女儿红是真香,俩人都醉得不行了,齐齐趴在桌子上傻乐着。

黄磊觉得月光真是个很好的滤镜,小渤的面庞被柔和美化得很是好看。眼睛亮亮的,脸蛋和嘴唇红红的,刘海软绵绵的趴在额头上。

他想,还好除了自己没人看过小渤在月光下的样子了,要不然自己得多多少情敌啊。

也不知道是美酒太醇,还是眼前的人更让人沉醉,看着看着,黄磊的眼皮慢慢得阖上,没一会儿就打起了鼾。

23

在黄渤眼里,黄磊一贯是时刻精明戒备的样子,虽然在自己面前会变得更亲和纯良,但无论何时,他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无忧无虑过。

他觉得,黄磊这个人,哪里都好,就是太喜欢把所有担子都放在自己肩上。难道能力强的人就活该承受这些么?

身为一家之主的自尊让黄磊没法低下头来,所以他才累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吧。想着想着,黄渤觉得有点难过。

于是他想用自己的方式来安慰黄磊。

他小心翼翼的把脸凑过去,吧唧一口亲上去,有做贼心虚的立马打算把脸移开。只是还没来得及撤离,黄磊却忽然睁开眼睛,整张脸冲他凑了过来。

刚刚分开不久的四片嘴唇又一次贴合在一起,只不过跟上次的浅尝辄止不同,这一次的吻更加深入更加绵长。酒精顺着彼此舌尖一路蔓延,驱使着俩人跌跌撞撞一起倒在了里屋的床上。

被扑倒之前,黄渤嘴里最后垂死挣扎似的骂了一句:“妈的,老狐狸!”

24

那天晚上,黄渤做了个梦,梦里边他看见黄磊似乎又变成了第一次见面时候穿着长衫的翩翩少年郎,清风拂过他的衣袂,好看的紧。

年少的黄磊眉眼清秀,浅笑着问他:“小渤,你喜欢我吗?”

明明答案在心里呼之欲出,他却被问得一时语塞,半晌过后,黄磊脸上露出一抹苦笑,他小声说:“我明白了。”

试图辩驳的黄渤却被惊醒,他睁开眼睛,虽然都是他心里的那个人,但眼前土财主一样黑胖黑胖的人带来的心里落差却吓了他一跳。

黄渤看着自己半敞着的布衫和眼前一样衣衫不整的黄磊只以为自己的梦还没全醒,忍不住问:“咋俩是不是什么也没发生?”

“如果你愿意当什么都没发生,那就什么都没发生吧。”黄磊叹了口气,把头转过去背对着小渤,试图用这种笨拙的方式隐藏自己的情绪。

刚刚小渤脸上的惊诧和失望,大概已经出卖了他的真实情绪了吧。黄磊想着,就算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感情的事情,还是不能强求啊。

25

这几天,艺兴看着自家师傅一直没露出来过笑脸,觉得有点不对劲。

他一直觉着他渤哥跟他师傅是他认识的最聪明的俩人,可偏偏就是这两只老狐狸,对于感情的事情看的还不如自己一个毛头小子透彻。

他们那样谨慎聪明的人总是瞻前顾后,生怕一步踏错连,却缺了一份孤注一掷的勇气。

从他借住在黄家开始,还是个小毛孩子的他就已经潜移默化的从俩人的所作所为里感受到了。

起初他还不懂,直到他在县城里头遇见了孙红雷,他把自己师傅师母的故事跟他一讲,孙红雷笑出声来:

“如果这都不算爱啊,啧啧啧。”

大概那时候起,艺兴开始明白了,为什么师傅提到小渤的时候,总是眉眼弯弯;为什么小渤哥那么一个聪明能干的人,会被师傅绑得死死的;为什么猪肉摊的罗老板跟小渤哥说话的时候师傅的脸总是黑的。

可是为什么就是这么好的两个人,却总是别扭着,永远跟在一起差那么一点儿呢?很是烦恼的青年想着,轻轻叹了口气。

他想在跟红雷哥私奔之前再做件事。

25

深知自己绝对没法骗得过黄磊的艺兴最后把自己要跟红雷私奔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师傅。

“艺兴啊,你还是个孩子。”黄磊拍拍他“我不会让你跟红雷走的。”

“师傅,你不是想跟小渤哥在一起么?”张艺兴问:“我觉得小渤哥也喜欢你啊,傻子都看出来了,我在这里是多余的啊。”

旁观者清这个道理黄磊不是不懂,但这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是第一次。

他师傅的一双眼睛忽然眯缝起来,似乎是对这个话题有了些兴趣,示意他过来,在他耳边窸窸窣窣说了些什么。

“艺兴啊,帮我演场戏吧。”

于此同时,黄渤躺在床上,却一点想要睡觉的心思都没有,不知道为什么,自打衣衫不整跟黄磊一张床醒来之后,他脑子里乱得像一团被拆得乱七八糟的毛线,怎么理也理不清了。

脑海里像是快进的电影一样放着里头他跟黄磊第一次遇见的时候彼此的怂样;他跟他一起把黄家小厨的牌子挂上去的时候的喜悦;没饭吃的时候两个人互相让着结果把饭给放馊了……

想着想着,黄渤的嘴角就不自觉的扬了起来。

原来不知不觉之间,他们已经一起走了这么远啊。

26

黄渤是被第二天艺兴出门的声音吵醒的。

他看见黄磊正衣衫不整的侧倚在榻子上头,发胖的小肚子暴露在空气中,地上是艺兴进屋的时候穿的那件布衫。

此情此景,黄渤很快脑补了一个“好色师傅无良欺凌,可怜徒儿被迫逃窜”的故事。他努力忍住自己想要骂出来的冲动,挤出笑容应对眼前的这只衣冠禽兽。

“艺兴去哪了?”黄渤喘了口气质问他。

黄磊从没见过这样认真的小渤,只觉着心里头像吃了蜜一样甜,他想,小渤大概是真的在意自己,便打算再逗逗他。

“我操,问你话呢!昨天晚上你俩干啥了?”

“哈哈哈哈,小渤。”老狐狸莫名其妙的笑起来,吓得黄渤连忙往后退了一步:“你干啥,跟孩子吃什么醋啊。”

“那傻孩子被红雷拐跑了,昨儿晚上来找我告别,我也没啥送他的,就让他试了试我年轻时候的几身衣裳,合适的就让他带走了,反正我也穿不上了。”

“孩子长大啦,留不住啦。小渤啊,又剩咱俩了。”黄磊说:“现在我就只剩下你了。”

27

黄磊告诉他,艺兴昨儿晚上,跟自己演了场戏,看看能不能把小渤的醋意给吊出来。

后来黄渤也知道了,艺兴之所以喜欢跟黄磊去店里头,并不是因为真的喜欢他师傅,而是因为那个总是莫名其妙出现在店里头的小眼睛大叔。

“你个大傻子。”

黄磊揉揉他因为沮丧而格外凌乱的头毛,

看着正邪笑着的黄磊,黄渤感觉自己大概已经被这只老狐狸给吃死了。

于是他觉得自己也得给黄磊一点儿颜色看看。

“可是我觉着,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得比较喜欢以前的你啊。”黄渤说。

黄磊的手僵在半空中,许久才缓缓降下来。

看着老狐狸第一次在自己面前手足无措,纵然是影帝级别的小渤,也难以抑制住自己想要笑出出来的冲动。

到底他还是心疼黄磊,看着他反常的像个蠢蛋一样在自己面前呆愣愣的站了半晌,黄渤还是心软了。

“我喜欢以前的你,但我爱现在的你。”

黄渤有点被自己肉麻到了,他歪着头有点不好意思,却猝不及防的被黄磊给拉进怀里,前后不到三秒钟。

这样的反应反倒让黄渤有些细思恐极,他甚至开始怀疑刚刚黄磊是不是早就看穿了自己的小伎俩。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就在刚刚的几十秒内,一向以察言观色自傲的老狐狸,在心底是多么的惊慌失措,活活像个被捆在绞刑架上的囚犯,只等国王最后的宣判。

智慧如他,早把自己未来的每一步都算得妥妥贴贴,唯独眼前的黄渤,是他人生中独一无二的一次误算。

(END)

评论(13)
热度(69)

© 糯大姑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