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黄】误算(上)

#落魄公子磊磊X落魄混混小渤(喂

#从逃难组到餐馆老板和老板娘

#先把写完的发出来_(:3」∠❀)_大概不会坑

#祝食用愉快

01

黄磊第一次遇见黄渤的时候,偏偏是两个人都最狼狈的时候。

一个是从被讨债人包围的家里偷偷逃出来,跑得气喘吁吁,随时防范着觊觎自己身上所剩不多的家产的落魄大少爷;一个是被一群地痞围攻,却梗着脖子不肯求饶结果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可怜小混混。两个人凑在一起,简直活生生一对儿大写的惨。

所以当他们在那个幽暗的小胡同里撞在一起的时候,那两双都有点泛红的眼睛对视的一霎,同病相怜的氛围就蔓延开来。

这条巷子算得上是黄渤的“家”,一条破被子,一张报纸,一个生锈的铁杯就是他的全部家当。

但是当他看着那个穿着一袭被糟蹋得看不出来本来颜色的月白色长衫,打了发胶的头毛也变得乱七八糟的家伙,正眨巴着自己那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瞅着自己的时候,黄渤还是下意识的冲他招了招手,挪挪屁股,把自己身边的那块位置给让出来。

而平日里被教育“不要轻易相信陌生人”的黄家少爷此时也顾不得那些矜贵的教条,毫无防备的躺在那个看起来颇有些贼眉鼠眼的男孩子身边。

搁在平日里,也许有些市井的黄渤不会好心的让出半块床铺,也许谨慎的黄磊不会接受这莫名的邀请。但偏偏那天,走投无路的两个人都需要一点点来自他人的温暖。

或者说——这一切都是命。

02

按理说,黄渤顶讨厌那些养尊处优不学无术的公子哥,但眼前这人落魄的样子却让他讨厌不起来。夜色漫漫,他有点无聊,想叫起来身边的人陪自己说会话。

撇过头去,他却看见微微张着嘴,看起来很是疲怠的很快入睡,打起了鼾,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像是还在害怕些什么。

黄渤忽然想起来曾经刚刚从地主家里逃出来,一样孤立无援的自己,心里泛起一阵不知道是同情还是其他的东西。于是他像是从前母亲照顾做噩梦时候的自己一样摸了摸黄磊额头上的一绺碎发,却不想被睡梦里依然戒备森严的小狐狸给误伤了。

“诶呀。”

黄渤捂着自己被指甲划伤的脸,骂了出来。一双下垂眼有些愤怒有些无辜的看着睡眼朦胧刚刚醒来的黄家少爷。

“我操兄弟,没有你这样的啊,恩将仇报么这不是。”黄渤颇有些怜惜的摸摸自己的脸蛋:“将来没姑娘要我怎么办。”

黄磊心想,说的好像你那模样不被我挠一下就能有人要一样,但毕竟寄人篱下,终究还是没说出口。

03

毕竟是自己出手伤人,黄磊还是很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对面的人那张并不太赏心悦目的脸。

黄磊原本是个小四眼,兵荒马乱里眼镜早就不知所踪,夜色里更看不清黄渤脸上的伤口,于是拽着他走到最近的的路灯下头,决定好好看看自己造的孽。

可刚刚走到路灯下头,他就后悔了,因为几乎同时,他听见远处凌乱的脚步声。

那越来越急促的追逐像是鼓点一样敲在两个人心上,也不知道是冲着谁来的,黄磊只好牵起身边那只脏兮兮的手,得,跑吧。

黄渤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自己的手被人拽着,他回头看了一眼,感觉身后的人自己似乎并不认识。

可他思忖片刻,最后还是跟在黄磊身边一块跑了。他想大概是因为这种有人陪伴的日子太少太珍贵,以至于即便是当时对自己而言黄磊还是个不折不扣的陌生人,他也选择无条件的追随和信任。

于是一双污了泥的布鞋和和一双开了口的皮鞋就哒哒哒的敲在石板路上,伴着喘息声一路向前。

只是那时候两个人都不知道,这一跑,就是一辈子。

04

有的时候跑路其实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情,只要身边有个有趣的人陪着。

一路上他跟黄渤说了许多事情——比如说他发现这家伙居然和自己是本家;比如说他发现看起来老成的黄渤居然比自己还小三岁;比如黄渤虽然从小出生在长工家庭却也偷听过私塾识得几个汉字。

更厉害的是,黄渤居然还是个隐藏的文艺青年,不说那几笔惟妙惟肖的简笔画,偶尔无聊时哼的几只小曲,决不比从前黄磊家请来的戏班子差。

黄磊觉着这小子简直是个埋着金矿的土旮瘩,越往下挖越有意思,而且似乎永远也挖不到头儿。

其实这俩人都算是矛盾体:黄磊虽然家境殷实,但从小父母忙于经商,一面跟着先生学算数写字,一面跟着下人们学会了人情世故;而黄渤尽管是个野孩子,却耐不住聪明机警,没到一个地方都混的如鱼得水——偶尔遭人妒忌也总能逢凶化吉。

看着黄渤颠儿颠儿的走过去跟人家没皮没脸的讨吃问路,黄磊就在后头不紧不慢的跟着他,看着黄渤跟人家插科打诨,本来就不大的眼睛笑成一弯月牙,黄磊自个儿也忍不住微笑起来。

他们凑到一块,一路上倒是从来不愁吃不愁喝,有的时候甚至让他们觉得悠哉的有点不像逃难,倒像是旅游。

05

黄磊觉着直接叫名字太过生分——再怎么说俩人也算是经历过生死的了,他仗着自己年纪大点,腆着个脸叫他“小渤”。

他还让黄渤叫他“磊哥”,但毫无疑问被无情的拒绝了。黄渤偏偏有种莫名的执着,宁愿叫他本名,也不愿意承认自己要比黄磊小。

黄磊却也不急着逼他,只是笑眯眯的不说话,等着一个时机,好让他的小渤能心甘情愿的自降辈分。

这一天总会带来的,他相信。

06

路走得越来越长,黄渤忽然有点害怕停下来,黄磊就会留他一个人。

明明已经习惯了独自在外,这下却变得贪得无厌,变得患得患失起来。于是他开始强行延迟这段旅途。

“小渤,在这儿停吧,这儿临海,靠海吃海饿不死。”

“不行啊,我这皮肤不好啊,被风一吹沙子一刮就完了。”

“小渤啊,我看这儿不错,挺繁华的,做做生意说不定能发家啊。”

“别别别,你以为就你聪明啊,别被人卖了还给人家数钱。”

一贯随遇而安的小渤变得如此反常,这点儿小心眼怎么能逃过黄磊的眼睛,不过事实上,他这傲娇的样子倒是让黄磊有点沾沾自喜。

两个人也不知道走了多少里路,磨破了多少双鞋,终于到了个看起来山清水秀民风纯朴且远离仇家的好地方。

“嘿,小渤。”黄磊刚一开口,黄渤就已经开始盘算着怎么挑这地方的错处了。

“你说那个小木头房子够咱们俩人住么?”

黄渤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又愣了一会才明白眼前这家伙分明是对自己表明“无论在哪儿咱俩都不会分开”的心迹呢。

“咳咳,大概够吧。”黄渤故作一副勉强的样子,可是一笑就没的眼睛却出卖了他。

07

黄磊用自己最后的一点积蓄加上一路上讨来的钱盘了家铺面,一块木板上笔走龙蛇写上了“黄家小厨”一个字,挂在匾额上头。

“不是吧,你丫还会做菜?”黄勃将信将疑的看着他,虽然一路上黄磊也受了不少苦,变得黑了瘦了,但整个人还是一副浊世佳公子的模样,怎么也没法和柴米油盐联系在一起。

“嘿嘿,不知道吧,我小时候偷偷跟在我家厨子屁股后头学的。”说着黄磊牵着黄渤去早市买菜。

黄磊舌头毒,黄渤脸皮厚,俩人在一块跟菜摊老板讨价还价,弄得人家几乎都要哭来出了。明明只是几枚铜板,俩人回来的时候手里却提了好几筐的蔬菜鱼肉。

进了厨房,黄磊把门一关,小渤说要进去帮他他也不让,只是信心满满的说“诶啊,小渤,你就等着吧。”

一个小时后,香味顺着门缝钻进黄渤的鼻腔里,黄磊一边解下围裙一边从厨房里出来,手里是一盘烧茄子和一盘青笋炒肉。

黄渤原本想先损他几句再尝,无奈饭菜的香味是在太过浓郁,他决定还是先把自己的嘴巴填满。

然而此后的十分钟,他的嘴巴一直在吃吃吃,再没什么机会说话了。

“这才是人吃的饭啊,我操我以前吃的都是狗粮吧。”直到舔净盘子上的最后一滴菜汤,黄渤才吐槽道。

黄磊笑出声来,轻轻揉了揉黄渤的头毛,带着宠溺骂道:“就贫吧你。”

08

黄家小厨刚一开张,凭借着黄磊精心筹备的促销活动和口口相传的好评,很快便门庭若市,成了镇里最红火的店铺之一。

黄磊做的菜虽然家常,却别有一番风味。尤其是这兵荒马乱的年岁,纵然只是平常的菜品,却能让人想起自己家里的味道。

小镇里头的人大多纯朴,小渤平时在店里打打杂端端盘子,没事的时候就和顾客们唠唠嗑扯扯皮,有时候聊到兴起,却忽然被后厨黄磊一声“小渤”给叫走,只得冲客人赔个笑脸,去给黄磊搭把手。

每天晚上,黄磊就拿着算盘和账本,坐在油灯下面,笑眯眯的查着今天赚到的钱。而黄渤则总是坐在他身边,企图从这只老狐狸手里蹭来点零花钱。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就连他们自己都没意识到,这样的生活就像一对恩爱的夫妻一样。

09

店里生意越来越红火,黄渤看着黄磊每天在厨房里忙前忙后,被油烟熏得满头大汗,不禁有些心疼起来。

于是他决定自己也要好好学学做菜,就算不能达到黄小厨的水准,至少也能没事的时候给他打个下手。

然而跟着老狐狸学精了的小渤自然也清楚,这厨艺是断不能跟黄磊学的,毕竟这家伙一直逮着自个儿不肯把他辈分叫高这事耿耿于怀。要是自己再跟他学点东西,怕是这家伙以后更得叫嚣了。

于是仔细思量过后,黄渤决定跟镇里醉香阁的老厨子学做菜。

他特意背着黄磊,三天两头的往醉香阁跑,跟着老师傅学刀工、学烧火、学调味,短时间的集训虽然只是皮毛功夫,却也算受益匪浅。

出师了的小渤得意扬扬的回到家,打算给黄磊一个惊喜,却看见刚刚还在教自己做菜的师傅正毕恭毕敬的拿着个小本儿,记着黄磊絮絮叨叨说的话。

“呦,小渤,回来啦。”黄磊眼里藏着狡黠的笑意:“来,认识认识,这是这两天跟我学做菜的隔壁掌勺的王师傅,算是我徒弟。”

从此黄磊没做成他的师傅,却成了他不折不扣的师爷。

(tbc)

评论(10)
热度(81)

© 糯大姑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