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围临】醉翁之意

#强行开车,过年吃点肉(碎)吧


#喝了假酒的高仿号翟老师真的是太可爱了(捂脸)

 



翟天临的生日赶得好,正好是大年三十,普天同庆的好气氛也像是给他庆生。他趴在阳台上,看外面的万家灯火,耳边是电视里春晚喜气洋洋的背景音乐,时不时绽放在天空中的烟火映照在他眼瞳里头,让这位三十一岁的小孩显得有些兴奋。

 

这时候周一围正好洗完澡进来,看着他头上被窗外的灯光染上了一片红,像新娘子盖头似的,起了几分兴致,便从后面抱住他,却闻见翟天临身上馥郁的酒香。

 

“喝酒了?”

 

怀里的人懵懵的点头,在短暂的一阵沉默中认怂投降:“那个,我过生日嘛……”他尾音拖得很长,带着撒娇的意味,显然这让周一围很受用。

 

的确,大多数时候小博士是个自律的人,清楚自己酒量不好于是总是浅尝辄止。然而今天他着实喝多了,眼睛里都带着暧昧的雾气。周一围叹了口气,在他颈边蹭蹭,去嗅他发间香气,也陪着他看外面的景色,然而看了一会儿,翟天临也觉着有些无聊,从周一围的怀抱里找了个空隙伸出手来,去拿手机打算刷刷微博。

 

粉丝们给的生日礼物五花八门,看着视频里一群非洲小孩拿着个小黑板,用滑稽的语音跟着喊“翟天临,我爱你”,礼物的主人笑得瘫倒在周一围怀里,像个小孩一样给爱人分享自己的谜之笑点。

 

其实周一围不知道这视频好笑在哪,要他说与其看这个不如再听翟天临唱十遍蹩脚至极的“恭喜你发财”,不过作为称职的男友,他依然用卓越的演技陪着哈哈笑起来。

 

从今天算起,翟天临已经三十一岁了,可他还是有孩子一样的澄澈的光芒。他身处于淤泥之中,却从没有囿于其中,反倒自己腾出来一片小天地遨游。这让周一围欢喜得紧,恨不能把他从头到脚剥开来,蛮横地闯进他的世界。

 

酒心的男孩不大安分,呼吸之间氤氲的酒气让周一围都带了几分醉意。周一围闭着眼睛想了一会儿,是该珍惜大年夜的温暖祥和,还是改用一夜的激情缠绵让爱人铭记他的生日。

 

可惜他从不是柳下惠,情欲的念头一旦进了脑海里,就难以抹去。于是他再一次凑到翟天临身边抱住他说:“让我闻闻,喝了多少。”

 

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

 

周先生的吻从额头一路蜿蜒到嘴唇,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停留在爱人唇边那颗分外诱人的小痣上辗转反侧。都说薄唇之人薄情,可此时此刻小博士却浓情蜜意地粘在他身体上,似有若无地喘息着。他只穿着一层薄薄的睡衣,血肉的温度都能被轻易感知。

 

喝多了的小博士难得的主动,一双软绵绵的手勾在周先生的脖子上,逗弄着他湿漉漉垂着的一绺头发,不加掩饰的欲望显露在周一围眼前,让对方再也无法保持清醒。于是周一围也不再故作绅士,他翻了个身,用了五六分力气就轻而易举地反客为主,将翟天临紧紧的扣在自己身下,顺着丝绸的睡衣料子一路向下,蜿蜒的路途格外漫长,以至于抵达之际,翟天临反倒深吸一口气,像是如释重负。

 

愉悦的快感绵密地覆盖在身上,周一围娴熟地褪下他的裤子,看着翟天临像个食髓知味的小孩儿似的往自己身上靠,也不着急,慢腾腾地触碰着他的身体,手上忙活着,还不忘记歪头看他眯着眼,看他让人浮想联翩地咬着嘴唇,倔强地不愿意叫出声来。

 

周一围用吻来安抚他,效果似乎不错,唇齿缠绵的时候,翟天临身后的防备也卸下来,以至于当被用手指探索着入口的时候,也格外顺畅。

 

聪明的人总是知道顺势而为——就像此时此刻自知劫数难逃的翟博士干脆大敞四开地做出任君采撷的样子。他喝多了的时候除却脑子晕乎乎的以外,话也变得多起来,言语中带着几分惹人心痒的情欲,他抵在周一围耳边说你一会儿能不能轻点,我这两天还想去登个山什么的。

 

按理说这些话在床上是扫兴的,但周一围反倒被翟天临伏特加味儿的絮叨给撩拨得勃起,他一手抚慰着爱人的欲念,一手在他身后做着入侵前的最后准备。他惊喜的发现,寿星先生似乎比他还要有性致,于是干脆挺身一鼓作气,将他身体满满填充。

 

翟天临的手攀援在周先生的肩膀上,每一次的撞击都伴随着一股热气往自个儿身体里钻,钻到五脏六腑,最后在心口上停下。他清楚周一围因为自己的叮嘱已经留了气力,可这样的侵略还是让他溃不成军,率先在一片断断续续的模糊意识里缴械投降。

 

……

 

零点已至,新年的钟声敲响,电视里的吉祥话一句接着一句,窗外的烟花也恰到好处一个接一个的绽放开来,但这一切都被淹没在云雨后的潮汐中,直到周一围抬起头朝他露出一个春光旖旎的笑容——

 

“新年快乐。”


评论(3)
热度(93)

© 糯大姑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