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围临】【铁平】黑猫警长与白衣天使 01

【围临】【铁平】黑猫警长与白衣天使 01

 

#突然诈尸 自割腿肉

 

#耿直小片警X呆萌小大夫真滴好可爱啊(姨母笑)

 

#无脑小甜文 尽量让小铁攻一点(。

 

 

郑艾平今天难得的不算忙,上午忙完一台手术,中午吃完饭还有空能和护士姐姐们在咨询台聊聊天,偷得浮生半日闲。

 

结果这闲还没维持上半个钟头,就被个不速之客打断了。

 

医院的老朋友——十三姨风风火火一路冲进来。不过这次不止她,还有个踉踉跄跄被十三姨拖进来,穿着一身黑色警服的小伙子。

 

老大今天串休,霍老二正忙着手术,接待职责当仁不让地落到了郑艾平头上。阿拉平平一溜小碎步奔到十三姨身边,问十三姨这是怎么回事。

 

十三姨喘了一会儿,郑艾平也不着急,轻抚着十三姨的背,等她开口。

 

“平平啊,刚才阿姨就在逛街啊,结果一帮小赤佬就冲过来要抢我的包啊,阿姨就着急啊就喊人,结果小铁就过来帮我去把包抢回来,结果胶卷抢回来了,但是……但是那帮小赤佬把小铁给刺伤了,阿姨吓坏了呀……”

 

十三姨还在继续说着,郑艾平看了一眼捂着自己肩膀的小警察,立马明白了。

 

刀伤这事可容不得耽搁,郑艾平也先顾不得别的了,拽着铁林进了自己平时值班的诊室:“先包扎止血吧,小护姐,去帮我拿点绷带和双氧水来。小刘,帮我照顾着点十三姨啊。”郑艾平一边叮嘱着一边开始解铁林警服的扣子,无意间瞥见他耳根子泛红,心道这小警察还挺纯情。

 

对于他们大夫来说,这样的情况可太常见了,别说是个老爷们,就是个姑娘伤了肩膀扒了衣服露出来白花花一片让他看,在郑艾平眼里也就是一具骨架子上搁点肌肉组织。因而铁林的谜之羞涩在他看来着实有点好笑。

 

“嘶……”铁林姓铁,但不代表他真是铁做的,被血粘着的衣服被撕开,连着他的皮肉被一并掀起。这一疼可顾不上害羞了。

 

“哎呀,看你跟着十三姨来的时候一声不吭的样子还真看不出来。”郑艾平皱皱眉头,像是也能感觉到铁林的疼痛一样:“你别挺着啊,实在疼就喊出来,要不掐掐我也行。”

 

“没事。”铁林扭过头去,瞪着眼睛,两撇小胡子都在颤抖。郑艾平心道你何必呢,我又不是你要追的小姑娘,逞什么能呢。

 

所幸刀伤虽然划得口子挺大,但伤口还不算深,简单清洗清洗伤口,确保伤口不会发炎,再经过郑艾平仔细地一番包扎,应该也也没什么大碍了。

 

“对了,还没替十三姨谢谢你呢,刚才她好像叫你小铁?”郑艾平看着铁林痛苦的样子,寻死打个岔,分散分散他的注意力。

 

“你好,我是新来的派出所干警,铁林。”铁林刚想下意识伸出右手跟他握手,一使劲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伤,赶忙换了左手。

 

“别动别动啊。”郑艾平生怕他动作太大动了伤口:“新来的片儿警啊,怪不得以前没见过呢。我是这儿的值班医师,叫郑艾平。”

 

“说起来我也是挺长时间没给人包扎过伤口了,上次还是在大学呢。”郑艾平有点洋洋得意:“你这可是vip待遇了啊。”

 

“行了,”郑艾平感觉眼前这小警察挺有意思,刚才包扎的时候一直咬着嘴唇一声不吭,好像身边有个家长跟他说不哭不喊就有糖吃似的:“明天有空的话来医院换纱布啊。”想了想又补充一句:“不过下次估摸着没那么幸运,轮不上我给你包扎了。”

 

忙了半天,郑艾平坐下喝了口水,刚才一门心思光顾着包扎,一直也没空看看这眼前的小警察——圆头圆脸圆眼睛,郑艾平觉得他长得眼熟,原本以为是从前有过一面之缘,再细细思忖才想起来原来是自己小时候画报里头的黑猫警长。

 

这俩人刚忙完,十三姨也进来了,她左手拉着铁林,右手拽着平平,“多亏了小铁,平平啊,阿姨现在没事,多亏了人家小铁啊。平平啊,你可别欺负小铁哦。”一向笑眼万万的十三姨忽然语重心长一本正经地叮嘱起来,郑艾平反倒有点不适应。

 

“放心吧十三姨,您老就回家好好休息,这边的事情就交给我吧。”郑艾平一脸乖巧,把十三姨直直推出了医院大门。

 

送走了十三姨,郑艾平终于有机会喘口气,他转头看了看被十三姨“托付”给自己的铁林,对方却忽然开口——

 

“那个,小郑医生。”铁林抬着大眼睛看了一眼郑艾平,露出一个动画人物一样正直而无邪的笑容:“明天,我还想让您给我换绷带。”

 

(tbc)


评论(2)
热度(51)

© 糯大姑娘 | Powered by LOFTER